十八荆 - 第33章 农家媳妇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万书网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第33章

    三少爷一直沉默着,没说什么话,翠莺也不想久待,于是出声告辞,方氏也行礼说道要回府,三少爷颔首,方氏携同翠莺告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翠莺,没事吧?”一出房,方氏便担忧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干娘你不用为我担心。”翠莺摇了摇头,一边往前走去,一边低声回道。

    方氏略叹了口气,安慰道:“没事就好,过去的事就不要记在心上了,林山也去了两年了,九泉之下应该也能安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说这些了,干娘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翠莺也不想再提往事,略点了点头,就把话岔开了。

    翠莺和方氏说话间就已经出了绣庄,方氏在三少爷这边的新府邸里,是位内院管事,府里的事挺多,这会也该回府了,于是就笑道:“那我就不送你了,路上小心点,等我问了三少奶奶,有消息再去寻你。”

    “嗳,我走了,干娘你回去吧。”翠莺说着就挥了挥手,转身走了。翠莺瞧了瞧天色,估摸着回到林家村,也该过晌午了,家里还有好多活没干,想着就加紧了脚步,往回家路上赶。

    翠莺这边匆匆走了,绣庄内院的三少爷沉默了一会,就问道大陈管事,“方妈妈寻你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方妈妈想介绍名绣娘来这边接绣活,就是同她一道来的那位小娘子。”大陈管事站在一旁,恭敬回话。

    “是她。”三少爷略微有些讶异,思忖了一会,询问道:“以你的眼光看来,这位小娘子的手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据方妈妈告知,她曾是府里的一等丫鬟,以往绣技绝佳,只是近两年很少动针线,她这趟也拿了几样小东西过来,我瞧过,确如方妈妈所言,底子挺扎实,不过现在有些生疏,绣小件应当不成问题,不过大宗摆设,只怕还得再多练上一阵子,把以往的纯熟找回来,那才行。”大陈管事细细分析了一遍说于三少爷听。

    三少爷仔细听了大陈管事的话,问道:“方妈妈有何说法?”

    “我同方妈妈说过,这事得三少奶奶点头才能作数,方妈妈说了,去寻三少奶奶,求得应允了再来找我。”大陈管事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三少爷听完,站起身来,一边往外走,一边说道:“你安排安排,明日去找方妈妈,把一些不是很赶的绣件给那位小娘子绣吧。”

    大陈管事跟随着三少爷一路【六月中文6y】往店铺走去,听了他的话,点头称是,两人走出游廊,正待进店铺,三少爷停下了脚步,扭头对大陈管事道:“绣件就让小娘子接回去绣,绣庄就不必过来了。”一见到她,就会想起林山的死因,实在不想见到她,给她些绣活,让她能有些银钱安身立命就行了,至于碰面,那就能免则免吧。

    “是,三少爷。”大陈管事应承了下来。之后跟随三少爷身后,走进店铺里去。

    匆匆赶回家的翠莺并不晓得这事,自从见了三少爷,看他得知她身份后的样子,就觉得三少爷一定不想再见她,因此心里对这事已经不抱啥希望,很快就置诸脑后,只管紧赶慢赶地往回赶路。

    回到家时,赵壮、叶氏他们还未回来,去后头起屋的地方看了,赵强也已经不再,估计是回地里去了。王泥匠他们正在和泥,到没因日头当空而停歇下来,翠莺瞧他们挥汗如雨的,忙笑着道:“王师傅,这会正热呢,歇会吧,呐,那边有水,歇会喝口水吧。”

    “嗳,没事大妹子,等这边和好了,就会过去歇会的。”王泥匠抹了把汗,高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行,那我不打扰你们做活了。”翠莺说了就转身回前头了。在院子里没见到妞妞他们,去林婶子家瞧了,也不在,去东屋瞧了瞧,却见妞妞趴在炕上,手里拽着早上摘的野花,不知啥时候睡着了,估计是玩着玩着累了,趴下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翠莺笑了笑,轻手轻脚将妞妞抱着转个身,让她仰着睡,再看一旁,赵福盘膝坐在,手里的小人书早跌在了脚边,人歪着,头耷拉下来打着盹,于是过去把他也抱着放好,同妞妞两人并排睡下,抬头瞧了眼,窗户半扇合起,半扇敞着,就伸手把合起的半扇也打了开来,有些风吹了进来,虽然不凉爽,可屋里总通风一些,孩子们也不至于会中暑。

    将两个孩子安置好,翠莺就去了厨房,想将早上洗好的绿豆烧了,进厨房一瞧,装绿豆的碗已经空了,揭开锅盖一看,锅里确实有烧好的绿豆汤,可却是只有一个锅底,汤水里飘着没几颗绿豆,一看就是装剩下的汤底。

    翠莺略有些皱眉,这咋弄的,总不可能是赵强烧了自个吃掉了吧,心里隐隐猜测到是谁的缘故,虽不悦,可也不想为这点东西计较,看一眼锅里剩下这些虽不多,装两小碗给王泥匠他们,应该还是够的,于是从木橱里取了小碗,分着装了两碗,已经用小碗装了,却还是有些浅,可这会也没处拿了,只能就这么意思意思算了。

    翠莺端着两碗有如清汤的绿豆汤,去了后头,刚好王泥匠他们和好了泥歇下手来,两人在一旁正咕噜咕噜喝水。

    “王师傅,大力,来喝点绿豆汤,大热天的,解解暑。”翠莺笑着向他们走去,嘴里唤道。

    “呀,大妹子,你咋这么客气。”王泥匠忙上前来,接过碗去,大力见师傅接了,于是也接了过去,两人仰着脖子咕噜咕噜几口就喝完了。

    翠莺心里还真有些不好意思,本来想拿点吃的东西招待一下,这会却成了这么一点清汤,弄得好小家子气,也不知道别人心里会不会笑话。

    “大妹子,多谢你了。”王泥匠喝完将空碗递了回来,翠莺接过碗,忙回道:“也没啥好东西,有啥好谢的,你们别见怪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。”王泥匠同翠莺又客套了几句,翠莺接过大力喝完的碗,就转身往厨房去了。

    这会锅里已经见底,孩子们是没得吃了,哎,算了,翠莺心里想着,还有半包,等下回烧了再给孩子们吃好了。

    将锅碗都刷了之后,瞧瞧时辰也不早了,翠莺就开始淘米、洗菜,待会要烧晚饭了。还没洗好菜,赵强、赵壮、叶氏他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赵强回来就进了厨房,舀水冲了脚上的泥,搁下水勺,就去开了木橱,往里瞧了瞧,又关上了,拿眼在厨房四顾了一会,翠莺见了,就问道:“你找啥?”

    赵强笑笑走到她身边,“你不是说给我留碗绿豆汤嘛,是不是我烧得太好吃,孩子们都抢着喝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绿豆汤是你烧的?”翠莺停下洗菜的手,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走了之后,我就同王师傅聊了几句,他们要干活我也不好打扰,反正没啥事,我就把绿豆汤烧了,等你回来,也差不多摊凉了,正好可以喝。”赵强在她身边蹲下,同她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你到好心,可惜孩子们啥也没喝到。”翠莺说着,继续洗手上的菜。

    “没喝到?咋会?”赵强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翠莺正待说什么,厨房棚外晃悠悠地走过来个人,手里捧着一海碗,进来就往水缸板上一搁,转身就往外走了。

    “弟妹,锅里的绿豆汤是你装了吧。”翠莺出身唤住了来人,也就是林氏。

    林氏扭头看她,说道:“我来厨房正巧看到,就装了些,我想大嫂总不会不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装我无所谓,可总得留点给孩子们吧。”翠莺其他都没关系,本来烧了就是给大家吃的,可连孩子们的份都不留,就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咋了,我装的又不多,再说,舅母和香儿她们也装了,干嘛光说我啊。”林氏不悦道。

    翠莺无话可说,这家人咋都这样。林氏见翠莺没再开口,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这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翠莺不想再多说啥,只是心里不怎么舒服就是了,到了晚上,翠莺同赵强躺在炕上,翠莺靠着他的xiōng膛,轻轻说道:“强子,咱们这新起的屋子,你说垒堵墙起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垒墙?垒在哪?”赵强低头看向怀里的翠莺,不解她为何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屋子四周全垒上,弄道门起来,咱们自个一处地方,你说好不好。”翠莺仰起头来,看着赵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会不会不好?”这样弄的话,等于两边隔绝,就好像变成不是同一家了,赵强觉得不太妥当,怕娘心里有芥蒂。

    “有啥不好的,你没瞧见今儿这事,就点绿豆汤,又不是啥贵价货,她们都要贪了去,往后咱们要是置办点啥,还指不定咋样。”翠莺想起今儿这事就不舒服,如今她身边有些银子了,往后肯定会陆续置办一些东西,冲着她们那样,叫她如何能放心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样做,我怕娘心里不舒服。”赵强还是顾虑到这一层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私下先探探娘的口风,瞧瞧娘的意思。”翠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行,我明儿去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心里想着是围起墙,还想建个**舍,这会咱们不是有点银子嘛,我就想去买点**仔回来,这个也花不了多少银钱,养着也不吃力,等喂大了,就能下**蛋拿去卖,也添一笔进项,而且,也能给妞妞吃,长长身子,你说是不是挺好的。”翠莺把自个的打算告诉了赵强。

    “这主意好,以前娘也想过,只是院子是篱笆围的,养了怕被人偷,也怕被黄鼠狼叼走,所以就一直没养。”赵强想起娘以前说过想养**,后来为了没钱筑墙的事就搁下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才说要垒墙,不管防啥,总归来说,垒了墙安全很多,不是嘛,你就这么跟娘说吧,别的就不要提了。”翠莺想想,如果说为了养**,而不是防林氏、丁氏她们,婆婆应该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嗳,那我就这么去和娘说。”赵强一听这点子不错,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翠莺到这会,终于舒了口气,想想往后住进新屋子里,就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小天地了,心里开心了起来,不觉在赵强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垒堵墙就这么乐啊。”赵强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这样很好,我当然乐啊。”翠莺这会心里美滋滋的,嘴角止不住地往上勾。

    赵强环住她的手紧了紧,头俯到她耳边,喃呢道:“这会,咱们是不是该做更高兴的事呢。”

    【六月中文6y】

    喃呢间,唇覆了上来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