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荆 - 第34章 农家媳妇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nph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第34章

    赵强第二日就把筑墙和养**的事告诉了叶氏,对于筑墙这事,叶氏心里到真有些不悦,不过想着能养**添加收入,也就没说啥,点头同意了下来。

    得到叶氏点头同意后,当晚赵强就拉着翠莺进屋,关起门来,把这事告诉了她,“媳妇,娘同意了。”赵强拉翠莺到炕边坐下,满脸笑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垒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事,我今儿同娘提了提,她说了让咱们垒,养**的话,她就更赞同了,还说要买**仔的话,去前田村的郑家买,郑家养的**是个顶个的好,很少有瘟的。”赵强把叶氏所说的话,一一转给翠莺听。

    “娘同意就好,那你明儿就同王师傅讲,要垒墙的话,估摸着还得重新丈量,屋子得往后挪些,否则这墙挨西屋太近,路都给埋了也不行,趁这会王师傅还没挖基,早些说了,也省得后面麻烦。”翠莺一听叶氏同意,自然开心得很,忙脱了鞋子,盘腿坐到炕上,同赵强商量起来。

    “嗳,那明儿我迟些去地里,等王师傅过来,把这事好好同他商量一下,看他要怎么弄。”赵强说道。

    小两口坐在炕上,说了好一会话,把这事细细地商量了一番,将一些细节敲定下来后才熄灯歇下。

    第二日,赵强早饭时就同叶氏说了,迟些去地里,叶氏应了,等吃完早饭,同赵壮去下地了,赵强则待在家里,等着王泥匠过来。

    翠莺收拾完了碗筷,想着趁今儿赵强在家,就让他帮把手,翻出箱笼里的冬被,取出来准备好好晒晒,被子经过梅雨季,不拿出来晒过的话,很容易发霉。

    赵强听了翠莺的吩咐,进屋从大木箱最底层翻出棉被,抱起出屋拿去院坝里晒,棉被抱在手臂里,感觉确实有些潮潮的,也有些轻微的霉味,等晒两个大日头,就能把湿气都给晒干,棉被就会松软很多,霉味也就没了。

    赵强抱着被子走进院里,只见翠莺已经取了两条板凳摆在篱笆旁,见到赵强过来,就接了他抱着的棉被,道:“你去后边取木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嗳。”赵强将棉被给翠莺抱着,自个跑去后边茅草屋取出大块木板,拿到前头搁在板凳上,铺好后再接过翠莺手上的棉被,摊开来晒上。

    刚晒好棉被,抬头就见到篱笆外王泥匠带着大力过来了,忙将他们迎了进来,一边带他们去后头,一边同王泥匠说起了打算垒墙的事。

    翠莺想了解一下该怎么弄,就搁下手里的活,也一同跟了过去,三个人在后头商量了好一会,王泥匠仔细听了他们小两口的打算,略一思忖道:“这会改动问题不大,重新丈量过,往后挪些地方就行,要是等基挖好了,到那时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我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今儿特意等着你过来,把这事早早告知你一声,这真是要麻烦王师傅了。”赵强忙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也就耽搁一两天功夫,不碍事的,只是大兄弟你们可想好了,要是还有啥要改要加的,这会全说了,我也好有个数,趁早重新弄过,要是到后头再要改,只怕就不那么容易了。”为保险起见,王泥匠还是得确认一下,是否还有改动。

    “王师傅放心,不会再有改动了。”翠莺忙凑上话去,昨晚她同赵强都商量好了,有些小地方该弄的,今儿也都告诉了王泥匠,往后再不会变动,屋子就按现在说的这般建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那行,那我晓得该怎么弄了,大兄弟、大妹子放心。”王泥匠爽快应了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赵强、翠莺听了,忙笑着道了谢,翠莺见没啥事了,就回头去了厨房,赵强则还留在后头,听王泥匠吩咐,记下另外该准备的材料,今儿就得赶着去买来。

    赵强从后头出来后,同翠莺说了去买材料,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到了巳时,翠莺正从河边洗完衣衫回来,却老远见到了方氏的身影,正往他们院里走去,忙追了上去,喊道:“干娘。”

    方氏听到唤声,停下脚步扭头看来,见到翠莺忙笑道:“翠莺,有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翠莺三步并两步跑了过去,到了方氏跟前,问道:“啥好消息?”想了想,忙又道:“难道是绣庄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有啥事,还不就这一件,呐,活都帮你带来了。”方氏笑着扬了扬手里蓝布包袱。

    翠莺原以为这事准黄了,打那天从绣庄出来,就一直没抱过希望,哪里知道,才事隔一天,这事居然就成了,着实出乎人意料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啥,快接了去啊。”方氏见她有些愣怔,便笑着推了她一下,把包袱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翠莺这才回过神,笑着道:“嗳,干娘,走这程路也累了,进屋坐会吧。”说着话,就把手里捧的装衣衫的木盆搁下,手在衣服上抹了几下,把残留在手上的水给擦干净,才接过方氏手里的包袱,挽着她进了屋。

    两人进屋后,翠莺将包袱放在炕上,打开来一看,是一套嫁衣嫁裙外带绣花鞋,是新嫁娘身上的行头,另外有各色绣线、绣针,还有绣绷和花样子,到是都挺齐全。

    “这套嫁服不用全身绣,就襟口、领子、袖口、衣摆、裙摆绣上就好了,呐,花样子全在这,哪个位置绣哪种图样都有写呢,也就是最普通的并蒂莲图案,对你来说,应当是轻而易举的。”方氏将衣裙摊开,拿着花样子比照给她看。

    “嗯,到真不难,这样最好,绣些简单的,我也有把握一些。”翠莺见确实都是些寻常花样,到是有些信心。

    “银钱是少了些,不过这些先绣着,往后肯定会接到大宗的,我对你的手艺有信心。”方氏笑道。

    翠莺笑了笑,将花样子放好,再将嫁衣、嫁裙小心仔细地叠了,放进木箱子里去,这可都是人家绣庄要交给客人的货,决不能有丝毫差池,否则可要砸了陈记的招牌,她可担待不起,因此她手上很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将嫁衣、嫁裙连带杂七杂八的全都放进木箱后,翠莺回到炕边坐下,想了想,不禁问道:“那日大陈管事不是说他做不了主,得三少奶奶点头才行,咋这么快这事又成了呢?”这点她确实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方氏瞧了眼翠莺,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事告诉她,见她一直盯着看,嗫嚅了一番,终还是将憋在肚里的话吐了出来,“其实那日咱们出绣庄时,三少爷就问了大陈管事,大陈管事把咱们寻他的因由都告诉了三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了?”翠莺略愣了愣,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都知道了,这事还是三少爷吩咐的大陈管事,第二日大陈管事就来寻了我,说是三少爷点了头,还吩咐了让你把活拿回家做。”方氏把这事原原本本告诉了翠莺。

    翠莺听了垂下了双眸,手指微微绞起,沉默了一会,才开口道:“他是想补偿吧。”

    方氏心里略叹了口气,安慰道:“不管是不是补偿,事情都过去了,你也不用太过较真,反正你也是凭手艺赚银钱,并不是白捡的,而三少爷这样做,他心里也好受些,对你们两来说,不都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翠莺也听得出来,方氏的话确实有道理,再想想,虽说三少爷当年推林山出去送死,是他心狠,这两年来,他心里估计也是有内疚的,不比她好受多少,再说如今她都已经嫁赵强了,还为往事纠结也没必要了,是该把这事慢慢淡了,于人于己都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翠莺点了点头,“我晓得了,干娘说得对,我是凭手艺赚钱,并不靠人施舍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记住,没有什么比现在的日子更重要,以前的事就忘了吧。”方氏拉过她的手,拍了拍手背,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不会再胡思乱想,干娘你放心。”方氏的话说进了翠莺心里,是啊,如今有赵强这么疼她,日子过得很安生,何必还要再去计较以往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,不说了,时辰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方氏站了起来,就准备回头了,翠莺送了她出院子,方氏临走前还吩咐了几句,“你这套嫁服不赶工,慢慢绣就行,等绣好后,就拿去绣庄找大陈管事,他会把银钱结给你的,要是有合适的绣活,他会再交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嗳,我晓得了,干娘慢走,路上小心。”翠莺看着方氏走远,才转身回院子,过去将棉被翻了个面,两边都得晒晒,才能更松软,再去取了木盆,将刚才洗好的衣衫、衣裤拧干,趁着日头在院子里晾晒上了。

    将衣物晾晒好后,翠莺去寻了妞妞回来,安置她睡午觉,等她睡着后才出了东屋,去后头取了装凉白开的罐子,这会天气热,里面的水很快就喝空,将罐子拎了回去厨房,重新倒了一罐子再送去王泥匠他们那边,好让他们歇下来时喝。

    “王师傅,水放这了,你们口渴了就喝。”翠莺边将罐子搁下,边唤道。

    王泥匠朝她这边看来,笑着道:“大妹子,咱们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翠莺搁下后,就不准备再打扰他们,正待转身走时,却是不经意撇见了后面篱笆外的身影,只见那人探头探脑的,好似在往她这边打量,见她看过去,忙头一缩,溜走了。

    【六月中文6y】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撇,时间很短暂,可翠莺还是很肯定,那人是林荷,心里不禁纳闷,她这是做啥?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