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荆 - 第37章 农家媳妇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万书网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第37章

    37、农家媳妇

    翠莺在赵强陪同下回了屋,妞妞还在炕上玩,并不知晓出了什么事,翠莺过去将她抱在怀里,坐在炕上越想越不对劲,突然站起来道:“这些银子被他们惦记上了,放家里只怕不得安生,还是得拿走才行。”

    赵强见她神情紧张,就一手将她连同妞妞揽进怀里,安慰道:“不用这么担心,有我和二弟在,他们就算是明抢也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被赵强搂进怀里,翠莺稍稍安定了一些,低头看着妞妞,思忖了一会,又摇起头来,仰脸看他道:“还是不行,你不晓得张氏的脾气,她那人是整个钻钱眼里的,为了点银子,啥事都干得出,当初为了我带回去的那些银子,整日想着法折腾我和妞妞,终还是让她得了手,银子给占了,把我和妞妞也赶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翠莺如此说,赵强也能想象她当初在林家的日子,心里不免愤恨张氏,对她自是愈加怜惜,厚掌抚着她的背,柔声道:“当初只有你同妞妞,孤儿寡母自然敌不过他们,可如今不是还有我嘛,就不用再怕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怕他们,而是闹腾起来,娘和二弟他们会怎么想,还是把银子拿走吧,就算让他们搜也搜不到啥。”翠莺还是觉得放家里不安生,张强正待再说什么,翠莺却是从他怀中离开,站起身来,道:“要我要去趟镇上,把这些银子拿去干娘那里。”说着话就把妞妞放回炕上,往墙角的木箱走去。

    见她已经拿定主意,赵强也不好再说啥,只能道:“那我陪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翠莺扭头看他,眼里带着感激,瞅了他一会就转回头去,掀开木箱取出包银子的小包,交给赵强,让他贴身放好,之后两人抱着妞妞出了门,将妞妞交给了赵福同二娃子带着,两人匆匆往镇上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急赶着到了淮义镇,翠莺带着赵强就直奔宝坪路,因她不晓得方氏住所,而唯一能询问的人就只有大陈管事了,所以直接去了宝坪路上的陈记绣庄,若能找到大陈管事,就能打听出方氏的住所。

    到了绣庄门前往里瞧,许是昨天下雨的缘故,铺子里到没她上趟来那么热闹,略有些冷清,四顾看了看,也没瞧见大陈管事的身影。

    翠莺跨过门槛,进了绣庄,见着有伙计走过来,忙客气询问道:“这位小哥,不知你们大陈管事可在?”

    “找大陈管事啊,他在后院,你等着,我去帮你请他出来。”伙计到挺热络,客气答着她的话,说完就转身往后边去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小哥了。”翠莺忙声道谢,看着伙计从铺子后边出去后,就站在店铺里等待起来,赵强走到她身边陪着她。

    翠莺、赵强正等着大陈管事时,店外进来个人,一时店内伙计全躬身作揖,口呼道:“三少爷。”

    翠莺一滞,扭头看了过去,就见一身湖蓝锦袍的三少爷缓步走进绣庄来,身旁跟着小厮,进来后手摆了摆,示意伙计们都各忙各去,往店铺里环顾了一周,就举步向店铺后边走去,翠莺见他走去,吁了口气,虽然心里芥蒂已经解除,可还是不太想见到三少爷,不碰面对大家都好。

    可三少爷走出了几步,倏然停住脚步,扭头向翠莺这边看来,两人的目光对了个正着,翠莺见避不过去了,就略微颔首,称道:“陈少爷。”

    三少爷见着她,双眸忽而一暗,朝站在她身旁的赵强看了一眼,没说话就径直走了。

    赵强看了眼三少爷的背影,低头看向翠莺,翠莺忙道:“是陈员外家的三少爷,我以前的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强应了声,没再多问,不多时,大陈管事从后院出来了,翠莺一见他,忙迎了过去,笑道:“真是劳烦大陈管事了.”

    大陈管事还是一贯的客气,笑着回道:“哪里,不知寻我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有事想寻方妈妈,只是她刚来淮义镇,我不知她住所在何处,只能寻到大陈管事这了,不知你可知晓方妈妈的住所,可否告知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寻方妈妈啊,她就住在新置的陈府后巷,陈府在大前路上,很容易找的,你一问便知。”大陈管事回道。

    翠莺一听有了住址,忙声谢道:“多谢大陈管事,那我就不打扰大陈管事,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大陈管事将他们送到店外,这才转身进了店铺,翠莺、赵强一同往大前路上去了。到了大前路,稍一打听,就找到了陈府。

    站在陈府门外看去,大红朱门上挂着匾额,上书“陈府”两字,门外有几级台阶,台阶两边坐着石狮子,石狮子已经略有暗沉,朱门铜扣瞧着也不像是崭新的,应当是购得以往的老宅子重新翻修的,翠莺瞧着虽及不上莱州陈府老宅那般,可在这边镇上,这样的人家已经算是气派了。

    翠莺没上去扣门,直接按大陈管事讲的,绕过陈府,往后面的巷子去了,一路寻到陈府的后门处,远远瞧见后门紧闭着,对面到是有三处院子,方氏应该就住其中的一处院子中。这都是高门大户惯常见的,在后巷置上几处院子,给一些有家有室的家生子住的,这次三少爷过来淮义镇,肯定是带着几房家生子过来的,这三处院子,应当就是给跟来的家生子们住的。

    终于找到地方了,翠莺正准备过去,一处处院子去问,准能找到方氏所在,可刚走上几步,就见到陈府后门吱呀一声开了,从里面出来个人,只见那人着急往前走去,没一会,就见不知哪边窜出个人来,两人往四周瞧了瞧,就一同往暗处去了。

    这本也没什么,可翠莺却是一下子停住了脚步,拉着赵强往一边的院子躲去,只因那两人往四周瞧时,翠莺撇见了后来窜出之人的侧脸,一下子就认了出来,分明就是林海。

    “咋了,媳妇?”赵强被翠莺突然拉着跑进院子,不觉奇怪,就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见到林山的大哥了,我不想被他发现咱们,就躲了进来。”翠莺轻声道。

    赵强一听,不觉皱眉,翠莺嘴里喃喃道:“他同陈府的人暗中来往,肯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,不行,咱们放下银子,得早些赶回去,免得他们上门来闹,惊了娘他们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强忙应声赞同,翠莺就把心思先搁下,转身进院子打听起来。

    翠莺、赵强向院里的人打听了才知道,方氏住在第三间大院里,于是道谢着退了出来,小心往巷子里瞧了瞧,并没有见到刚刚那两人的身影,这才放心往第三间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进到院里,就见到院中大致有八间屋子,瞧着好似有三户人家在里面居住,这会时辰尚早,院子里的人家应当都还在陈府里当差,因此并未见到有大人,方氏也一样没见着,只是院中天井里,有几个小孩在玩耍。

    翠莺也想到这会方氏估计不在院里,没见到她到不感到意外,反而走到天井里,笑着道:“你们哪个常去陈府啊?”

    孩子们停下追逐的脚步,仰脸望她,见她脸生得很,从来没见过,就没去理她,继续玩起追来追去的游戏。

    翠莺不以为意,仍旧笑着道:“要是有人能进陈府帮我传个话,就可以得到赏钱哦!”

    一听说有赏钱,孩子们全一哄围了上来,其中一名看上去年岁最大的小女孩马上就说道:“陈府里我最熟,我去帮你传话,你赏钱给我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名比她矮小半个头的小男孩也抢着说道:“我比她机灵,我去传话一定能成。”

    “成子,你是说我笨嘛,你哪有比我机灵,你胡说。”小女孩一听,对着小男孩就嚷道,想想还是不服气,就伸脚踹了他一脚,小男孩被她踹了个正着,一个仰八叉摔在的地上,爬起来后,就再不敢说啥。

    小女孩得意地撇了他一眼,之后朝翠莺道:“我这就去,你要把话传给谁?”

    翠莺憋着笑道:“你把话传给同你住一个院的方妈妈,就说她女儿过来找她,让她寻个空回院子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从没见过方妈妈有女儿,因此多瞧了几眼翠莺,之后向她摊开了手掌,翠莺忙摸出三个铜板放进她手里,小女孩这才满意地跑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翠莺同赵强就在院子里等了起来,过了大约一刻多钟,小女孩回来了,说已经把话传给了方妈妈,可这会有事忙,要待会才能过来。

    翠莺蹲□子,同小女孩道了谢,她见没啥事了,就又去同其他孩子玩了。

    方氏直到半个时辰后才匆匆回来了,一进院子见到翠莺和赵强,忙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,快进屋坐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方氏带着他们进了东边的屋子,推门进去,只见是一间堂屋,到是左右都开了门,各带了一间屋子,方氏无儿无女,老伴又先一步去了,就她一个人住着,到是很宽敞了。

    进去后,方氏让他们坐下,正说要泡茶给他们喝,却被翠莺给拦住了,忙声道:“干娘,今儿咱们有急事找你,待会就得回去,就别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方氏一听有急事,就不再讲这些虚礼,忙拉着翠莺坐了下来,问道:“咋了?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翠莺就将今早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方氏,并将自个的打算也说了出来,话说着就接过赵强递来的小包,交给了方氏。

    方氏越听脸越黑,等她说完,方氏狠狠啐了一口,骂道:“真不是个东西,居然还有这般不要脸的,你放心将银子放我这,有干娘在,我绝不会让他们得逞,他们要有本事敢闹到我头上来,我就让他们瞧瞧老娘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一通骂完,方氏稍喘了口气,才想到问翠莺,“你没事吧,没被他们欺负了去吧?”

    翠莺不想干娘被气到,忙抚着她的背,柔声安慰道:“干娘,我没事,有强子在,他们也动不了我去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方氏听了到安心不少,转头看向一旁的赵强,心里又对他多了几分好感,觉得翠莺到真没嫁错人。

    翠莺又同方氏说了几句,就站起来道:“干娘,咱们得赶回去了,就不多待了,等往后得了空,再带妞妞过来你这坐吧。”

    方氏自己也忙,就不再挽留他们,将他们送出了院子,临了还说道:“这几日干娘有空就去你那瞧瞧,他们真要敢乱来,我就送他们去吃牢饭,看他们还敢不敢再这么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翠莺点了点头,之后再不耽搁,与方氏告了别,同赵强一起赶回林家村去了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