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波醉 - 第682章 负了天下不负你 养兽成妃:鬼王的金牌绝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从天而降的花轿叫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,以至于此刻花轿已然落地,全场依旧鸦雀无声。.qbxs8.

    立在花轿之前的青鸾四下环顾一眼,看着众人满脸的呆愣,嘴角不自觉的微微勾起,小姐这法子真不赖,瞧这震慑全场的出场效果,倒也不没了小姐的身份!

    想到这,青鸾早前还不太乐意小姐这般决定的气恼倒也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随即她的视线一转,目光扫向立在高台之上的君夜冥,见他也是一脸讶然,不由得轻哼一声,出声提醒道:

    “姑爷,还不过来踢轿门,迎接你的新娘子?”

    青鸾清朗的嗓音打破全场的静谧,也叫被这从天而降的花轿弄傻了眼的全场众人回过了神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众人的视线从花轿转移到了君夜冥的身上,这……这是君王爷的新娘?

    君王爷的新娘不是李相的千金吗?而刚才不是才有人回禀说相爷的千金不见了吗?

    可眼前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?难不成这还是太后特别安排的?可这从天而降,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吧?

    有人瞬间脑袋打结,可有心思转的快的,立刻就联想到这些日子街头巷尾的传闻,也隐约明白了来人的身份,当即脸色不由得变得五彩缤纷起来。

    场中人各有所思,目光各异,而被万众瞩目的君夜冥双眼却紧紧锁在花轿上,就仿佛能够透过轿帘看到花轿内的人一般。

    深邃的紫眸闪烁着明亮的光泽,听了青鸾的话,他的嘴角不自觉扬起,露出一抹明朗的笑。

    方才听到公公的禀报,他就知道自家的小女人不甘寂寞了,没想到她还留有后手,来了这么一招!

    不过这倒也符合她那天不怕地不怕的跳脱性子!

    想到这,君夜冥面上不由得流露出幸福的笑,是的,幸福!

    有小女人如此不顾一切的深情,夫复何求?

    这一刻,一贯冷心冷情,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鬼王变了!

    他的浑身仿佛被阳光照耀,被温暖包围,散发着从未有过的柔和气息,叫人如沐春风,让所有人目瞪口呆!

    他龙行虎步,径直朝花轿走去,一想到花轿内便是他朝思暮想要娶回来的小女人,他便激动地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此刻,他不是战场上沉着冷静,指挥千军万马挥斥方遒的战神将军,亦不是京都高高在上令人敬仰的冷酷鬼王,他只是一个普通男人,一个会为迎娶心上人而满心雀跃的普通男人!

    这一刻,他等了太久了,如今终于等到了,也终于不辜负那一千多个午夜梦回的孤独思念,一往情深!

    “兮兮!”

    走至花轿跟前,君夜冥温柔的唤着莫兮兮,浓浓的深情便在这一声呼唤里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依着宸月的风俗,他抬脚准备踢轿门,然后亲手将自己的新娘领出花轿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声呵斥突然响起:“慢着!”

    却见一直端坐凤椅上的太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,目光凌厉的看着君夜冥以及青鸾等人。

    只听她怒喝道:“冥儿,你在做什么?你的新娘是丞相千金,不是这来历不明的女人!

    立刻给哀家回来!

    来人,将这群来擅闯皇宫,扰乱君王爷大婚的逆贼给哀家抓起来!”

    太后怒急了,今日的婚礼是她精心准备许久的结果,纵然因为君夜冥有了些许不圆满,但总归还是她的满心期许的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竟然一而再,再而三的出现这些混乱,这叫她如何不怒发冲冠?

    此刻,她的怒火膨胀,若非今天是个大日子,她恨不得立刻将眼前那几个不速之客就地正法,以泄心头之恨!

    然而她的话音一落,就听君夜冥冷喝一声:“本王看谁敢!”

    “放肆!君夜冥你连哀家的话也敢违逆?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面对太后的盛怒,君夜冥没有丝毫畏惧,他扭头看了太后一眼,“外祖母,夜冥无意忤逆您的意愿,只是自始至终,夜冥所认定的只有她莫兮兮一人!此生,也只有她一人有资格与我君夜冥并肩,成为我的妻子!”

    语毕,君夜冥不待太后有所反应,便抬脚踢了轿门三下,然后朝花轿伸出手,柔声道:“兮兮,我来接你了!”

    看到君夜冥如此作为,太后当即气红了眼,她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:“君、夜、冥!你敢!”

    见太后气的浑身发抖,一旁的皇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他连忙起身搀扶住太后:“太后息怒,此事可从长计议,今日是大喜的日子,你万不可气坏了身子啊!”

    “从长计议?你没看到他如何忤逆哀家的吗?”太后见皇上不与自己站在一个阵营去阻止君夜冥,反而跑来劝慰自己,当即便将怒火转到了皇上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一把甩开皇上的搀扶,死死地瞪着君夜冥,那模样似乎君夜冥若是继续我行我素下去,她就把眼珠子瞪出来似得。

    皇上嘴角一抽,觉得自己有些无辜,可太后既然说出这话,他也不好装聋作哑,无奈的看向君夜冥,高声道:

    “夜冥,不可放肆!”

    可君夜冥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,直接将太后和皇上的话全都无视,丝毫不改迎接莫兮兮出花轿的姿态。

    当然,将太后二人的话当做耳边风的不止君夜冥一人,青鸾一见君夜冥的动作,立刻上前掀起轿帘。

    随着轿帘被掀开,花轿内一双莹白如玉的柔夷探了出来,然后准确无误的放在君夜冥的手心。

    接着,轿内让所有人好奇的新娘子也终于迈步而出,露出个照面。

    只见她身姿窈窕,腰若约素,头上顶着红盖头,身穿一袭大红色嫁衣,嫁衣上用彩线绣着精致而喜庆的图案,那盛开的牡丹让人一看仿佛能嗅到花香,振翅高飞的彩凤好像随时会飞出嫁衣,飞向九霄!

    如此这般,单是一件嫁衣便叫人看傻了眼!可以想见,胆敢穿上如此精美绝伦的嫁衣,那新娘又是怎样的一番倾国倾城呢?

    不要奇怪众人为何会作此想法,要知道,若是新娘姿色平平的话,这件嫁衣可是会抢走她的风头,不仅不会替她增光增彩,反而还会让人忽略了她这个正主!

    相信只要不是傻子,都不会这么做的,所以这盖头之下的容颜必定美得令人叹息!

    当然,此时此刻情势所迫,在场众人也没有太多心思去打量这些,不过但从这一身行头来看,他们心中也都隐约明白,此女子必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而太后看到这里,早已是面黑如铁,目露凶光了。

    岂有此理!简直岂有此理!

    这就是她一手养大的孩子!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,他竟然忤逆自己至如斯地步!

    太后紧紧攥着拳头,浑身气的抖如筛糠,那架势似乎随时都会晕过去一般。

    皇上瞅瞅君夜冥,又看看太后,当真不知该如何是好!

    要按他自己来说,夜冥喜欢谁,就让他娶谁好了,强扭的瓜不甜,何必去强迫他呢?

    娶了王妃,总比他一直清清冷冷的当光棍强百倍,再说了,没瞧见他脸上的笑容吗?

    自从他父王母妃去世后,他的面上何时露出如此幸福的笑容过?

    想到这,他不禁头脑一热,对太后说:“太后,这吉时到了,李相的千金又不知去向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账!你给哀家住口!”

    皇上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太后骂了回去,他无奈的闭上嘴,朝君夜冥投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。

    骂完皇上,太后指着莫兮兮,朝君夜冥咬牙道:“你非要如此忤逆哀家吗?

    哀家今天就告诉你,你要娶这个女人哀家不同意!除了丞相的千金,哀家绝不会认可任何女人做你的王妃!

    而她,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,哀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嫁入君王府的!

    你若胆敢违背哀家的意思,从今往后,哀家便不认你这个外孙!”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太后居然会说出如此决绝的一番话来!

    毕竟,君夜冥可是太后捧在手心里一手养大的孩子,太后对他的疼爱满朝上下那是有目共睹的!

    可是如今,居然说出不认他的话,可以想见,这一次太后是动了真火了!

    不光是在场的文武百官,便是连君夜冥自己也没有想到,太后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威胁自己!

    他愣了愣,似乎有些不敢置信,他自小被太后一手培养长大,因为那份恩情,所以他从来都是乖觉顺从,只要是太后开口的话,他从来都没有说过一个“不”字。

    而同样的,太后对他也是疼爱有加,那份疼爱甚至超越了对待皇上感情!

    所以,他知道这次忤逆太后的安排,她一定会大发雷霆,可是他万万没想到,她居然说要不认自己!

    一瞬间,君夜冥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攥紧,让他感到一阵窒息。

    他死死地抿着唇,紫眸充满诧异的盯着太后。

    常听人说忠孝两难全,而此刻他面临的选择与此又有何分别?

    一个是将自己养大的外祖母,一个是自己一心一意放在心尖上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君夜冥很心痛,这两个都是他生命里重要的女人,为何要让他在她们之间做出选择呢?

    外祖母,你不是疼爱我的吗?如今,为何又非要这般威胁为难与我?

    看着君夜冥眼底流露出来的挣扎,太后微微眯了眼,一抹暗芒自那锐利的眸子里略过。

    她心中冷笑,她就不信,她的冥儿会为了一个女人而不认自己这个外祖母!

    毕竟血浓于水,而冥儿又是个忠孝仁义的好孩子,他方才只是一时冲昏了头才做出这番举动,现在自己如此狠狠敲醒他,审时度势之后,他一定会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!

    太后如此思忖着,面上神色虽然不变,但心底却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她想错了,亦或者应该说,她从来都不知道莫兮兮在君夜冥心底的分量究竟有多重!

    只见君夜冥目不转睛的盯着太后看了许久,终于,他深吸一口气,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转头看向身旁的女人,虽然她顶着盖头,看不到她的脸,可是他知道,她在看着他,在等着他作出决定!

    君夜冥抿了抿唇,微微握紧手心那只柔软的小手。

    兮兮,你放心,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,我会牢牢握紧你的手,再也不会放开了!

    即使负了至亲,负了天下,也绝不负你!

    思及此,君夜冥坚定了信念,再度转头看向太后,然后松开莫兮兮的手,朝太后重重的跪下。

    “外祖母,夜冥不孝,您对夜冥的养育之恩,夜冥只有来世做牛做马报答您了!”

    说罢,君夜冥朝太后深深的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没有太多冠冕堂皇的话,如此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但足以表明了他此刻的选择和决定。

    听到君夜冥这番话,场中瞬间沸腾起来了,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似是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啊!

    这女人到底是谁,君王爷居然为了她,连太后这个外祖母都不认了!这也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比起众人的吃惊,太后更是呆住了,她猛地瞪圆双眼,可随即便觉得眼前一阵发黑,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完记得:方便下次看,或者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