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波醉 - 第684章 共赴黄泉 养兽成妃:鬼王的金牌绝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君夜冥的行为让太后怒火高涨,那么此刻莫兮兮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让太后怒火焚烧了!

    她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生不能成双,死亦要成对!威胁!这可是赤果果的威胁!

    好一个胆大包天的妖女,不仅当众顶撞哀家,甚至还口出狂言以死相逼!

    再看君夜冥一脸感动,满目柔情的模样,想必此刻这个妖女说一句就地自刎,只怕这个笨小子也会欣然相随吧?

    哼,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妖女,也不知道给冥儿灌了什么**汤,竟然连命都不要了!

    太后气的浑身发抖,想当年,女婿女儿相继离世,自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使得冥儿打消了轻生的念头,又花了多少心血才将他培养成人,可如今,他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而不惜共赴黄泉!

    可笑,真是太可笑了,自己多年来的疼惜宠爱,如今看来真是可笑到了极点!

    心中想着,太后也真的大笑了起来,所谓怒极反笑,也就是这样了吧!

    太后骤然发笑,让所有人都觉得莫名其妙,众人面面相觑,满目愕然,不懂太后究竟是怎么想的。.qbxs8.|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,就有一个注册过°网的账号。

    而只有在一旁搀扶着太后的皇上才知道,太后此刻是怒到了极致,比之刚才夜冥为了女人要和她脱离关系还要更甚!

    正当众人不知所云的时候,笑够了了的太后终于停了下来,她面无表情,双目似刀子般缓缓地略过君夜冥最后落在莫兮兮身上。

    “想死?好!哀家成全你!”太后冷冷的咬着牙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而不等众人有所反应,她又继续道:“不过想要同我冥儿共穴,你做梦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太后忽而厉声喝道:“来人呐!君夜冥以下犯上顶撞哀家,压入天牢听候发落,此妖女擅闯皇宫,滥用妖术蛊惑人心,就地处决!”

    比狠?她能仅凭一个公主就能走到如今,位临太后之尊,她的手段与狠绝会弱吗?

    现在一个不知出处的小妖女,竟然也敢如此同她叫嚣,如果不让他们尝尝她的厉害,他们还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!

    冷眼看着侍卫们领命上前,再看君夜冥一脸不敢置信,太后嘴角溢出一抹冷然,冥儿,不要怪祖母,祖母疼你一辈子,这一次也是为了你好!

    君夜冥望着太后,宛若看一个陌生人一般,即便是方才她大骂自己滚,他也不觉得她如此刻这样陌生。

    她,一个自小疼爱自己的外祖母,现在居然下令要杀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!

    外祖母,这就是您最后的选择吗?

    不让我与兮兮成婚,就连让我们共赴黄泉的机会也不给吗?

    君夜冥深深的看了一眼太后,缓缓地移开视线,这一次,他的心也冷了!

    紧紧地握着莫兮兮的手,他说:“兮兮别怕,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!”

    红盖头之下,莫兮兮轻轻的笑着,声音甜美细腻,听不出一丝一毫的畏惧和恐慌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早已不是昔日那只任人宰割的小灵狐了,放眼望去在场之中,又有哪个凡夫俗子能够伤的了她?

    更别说这是她的一个小算计,成则罢,败便置之死地而后生!

    很明显,她到底还是不善于算计人心,更不懂得这些宫闱中重尊卑与权势更甚的女人心!

    当然,即便太后最后当了恶人,她也不在乎,她有的是各种仙法护体,各种仙丹妙药保驾,到时候能让夜夜摆脱这王爷身份,跟自己做一对山野闲人,倒也未尝不是一桩美事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太后率先发难,即便最后夜夜跟她彻底闹翻,也不至于背负一个忘恩负义,不忠不孝的骂名!

    思及此,黑白分明的眼眸微微一转,她忽然开口让君夜冥将她的盖头揭了。

    君夜冥不明所以,不过却也照做了,大手缓缓揭开红盖头,莫兮兮精致绝美的小脸蛋也随即映入众人的眼帘。

    巴掌大小的脸庞,肤白胜雪,黛眉弯弯,眸似灿星,鼻若悬胆,唇如朱丹,娇媚容颜岂是一句沉鱼落雁能够比拟的?

    只能道此女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见!

    盖头落下,莫兮兮对君夜冥娇娇一笑,刹那间万物失色,只余那一张娇笑的面庞停留在众人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就连君夜冥也被莫兮兮这一笑晃了心神,“兮兮,你真美!”他情不自禁的赞美道。

    他的赞美让莫兮兮的笑容越发灿烂了几分,黑白分明的眼眸闪烁着星子般璀璨的光彩,她伸手在他鼻尖点了点,娇嗔一句:“傻瓜!”

    笑罢,她转眸看向高台上,也微微愣住的太后,扬声道:“太后娘娘,我敬你是夜夜的外祖母,才不与您顶撞,可您的所作所为也太让人失望了!

    您知道吗?别说您一个太后娘娘,便是诸天神明,也别想拆散我与夜夜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莫兮兮看了眼侍书等人,四人当即心领神会的上前分四方将莫兮兮和君夜冥护卫在中央,那昂首挺立,面色淡然的模样,似乎只要她们四人在,谁也别想近前半分!

    而事实上,凭借这四人的能力,也正是如此!

    随后,莫兮兮不知从哪儿变出来个白玉瓷瓶,从瓶子里倒出两枚药,示威似得看了太后一眼:

    “夜夜,生不能同寝,死亦要同穴,你可愿与我相随?”

    听了这句话,太后双眸骤然瞪到了极致,眼白急速充血,她压根没想到,自己方才的胡思乱想,此刻竟然成了真!

    “兮兮,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便是三年前,放开了你的手,这一次,便是死也不会再放开你了!”

    君夜冥甚至都没有多想,说完这句话,他迅速从莫兮兮手指取过一枚药丸,张口便吞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太后眦目欲裂,尖锐的叫声冲破云霄,却依然无法阻止君夜冥的行为。

    莫兮兮看着君夜冥这般作为笑靥如花,她捏起另一枚药丸,扭头冲太后晃了晃,然后也毫不犹豫的丢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两人嘴角溢出的黑色血液仿佛在回敬太后说:比狠,你可如我?

    太后脑海里似乎有一根弦绷断了,她猛地甩开皇上的搀扶,从高台之上毫无形象的跌跌撞撞往下跑。

    “冥儿!我的冥儿……”

    她大叫着,泪水磅礴而下,自始至终,她都没想过让君夜冥死去,即使最恨的时候,也只是让他滚,滚离自己的视线而已!

    看完记得:方便下次看,或者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